封流

俗,且有趣。

【洋灵】firework.2

firework 2。

刑侦洋灵。

李英超脚步虚虚扶着墙压下了想呕的感觉,用指尖抠了下墙壁,不见好转觉得烦,皱眉伸脚踢翻了边上的牛奶盒。直到白色液体斜出他才隐约意识到了不对,一条丝线牵着想法破土而出。

喝酒,拿什么喝,哪来的酒?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卧室的布局。

没有。

没有容器。

他恍然伸手去抓墙上老旧的牛奶箱,久锈锁头应声而下,怪的是没有灰尘倾泻,装封精美的红酒瓶倒放在箱子里,塞子塞的板正,螺丝刀扭上去似的。

一瞬间脑内所有猜想都得了证实,李英超得意挑眉,比一口气吃了八斤糖还开心,他插着兜晃进了屋去汇报情况,恶心劲早就一摊泡影。

“根据尸僵判断,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身上有多处青紫痕迹,但致命伤是脖颈的勒伤。”林彦俊摘了手套,“目前就这些,更多的要等回去详细尸检。”

“辛苦了。”李振洋点头示意,在心里盘算着脚长与身高比例。余光瞥见小孩插个兜拽拽进门的样子,像学生时代耀武扬威的校霸,他觉得好笑,某小孩看个尸体还要佯装镇定,打趣话还没溜出口就被李英超抢了开口先机。

“洋哥,有点发现。”

李英超眉一挑指指门外。

墙角生的菌类植物被李振洋的鞋跟踩碎于地缄默哀嚎。

红酒瓶子自然显眼,他出门就看见,呼叫取证的同时也感叹了李英超的观察力。即便是他也不敢说这么个小地方能被注意到,更别提找强有力的证据了。

“老大,这瓶子被胶带封死了!”

陆定昊隔着手套触摸瓶口打报告,他指尖下按着圈透明的塑料,白色粉末星星点点粘其上。

像一把干花抛进玫瑰地。

陆定昊取出了它装进证物袋。与此同时,林彦俊领着抬尸的人走出门口。

楼下早高峰的鸣笛声充斥满耳,并混着早餐铺的吆喝声嘈杂的不得了,警车一溜烟冒着风尘匆匆驶去。

野猫踩着喧嚣气儿在园区里乱逛,尾巴翘的老高。

“死者信息看了吗?”李振洋看着众人走远才回过头去问李英超。

小孩挺老实,挠了头还觉得有点为难:“没,办公室都没熟悉就被发配来了,可别提看信息了,总觉得好不称职……”

“忙着。给你说一遍,死者是个十八线好几年没资源的小明星,叫莫争,报案人是保洁员,上午九点点扫房时发现尸体报了警。”李振洋边领着他晃进屋边简述,“这人风评一般,原来有家暴前科。”

“那前女友作案动机成立,不审吗?”

“已经叫老岳去了,哦,你不认识……等下回去再介绍,咱这儿可都不是一般人。来吧,再转转现场,方便我们大心理学家发表意见。”

他笑笑,伸手勾住李英超肩膀半揽着人低声说,“小顾问,好好表现啊。”

老婆睡觉了,我要召唤另一个老婆。

【洋灵】firework.1

firework 1。

刑侦洋灵。


“先进去吧。”


李振洋偏头招呼原地待命的侦查科跟队员率先进门,随着吱呀声的躁动,屋内家居陈设逐渐切入眼帘。


屋主人的思维模式和大多数人差不多,装饰偏向于西式化,格局工整得让人难以置信。当然,如果除去那股子腐臭味,可能还会引人欣赏一番,但事如今,也就是城市肮脏一角,没什么参观价值。


李振洋一大早就接了这个案子,被电话铃赶着上班,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撒,现在倒好,抬腿进个屋鞋套都黏地。


他皱着眉头半蹲去瞧,觉得恼火,隔着手套用力一擦地板,还带了点木屑起来,黏糊糊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撇嘴,闻过之后更是受不了。


是酒。


李振洋感觉莫名其妙,难不成自杀前还得个人宴会喝几口酒?


“你不觉得奇怪吗?”


李振洋刚要起身就听见有个声音这么讲,清脆响亮还带点儿口音,他眼一翻顺着往上看,入眼的是张稚气未脱的脸,嫩生生的又白净。


李振洋嗤一声,“哪来的小孩。”,然后直身起立去看各员行动,“重案现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你偷溜进来的吧,这么没常识?”


“我没偷溜,有证的!A大犯罪心理在读,实习顾问。我叫李英超。”


小孩有模有样自我介绍,说着还打算翻兜子找证明,李振洋没忍住乐了一声,伸手一打他肩头,说着:“刚开个玩笑,张局给我打过招呼了。我市局刑警大队队长李振洋,跟着喊洋哥就行。”


“诶,洋哥好。”


“你刚才说哪儿不对来着?”


“哦这个……我刚才看过一圈了,屋子里装饰整齐,物品严格分类摆放,喏,就连花都是,死者应该有强迫症。既然心理渴求是这样,怎么会允许自家地板被红酒沾染。”


李英超摸摸下巴,说了自己的想法。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与刑事案件,在见到尸体之前内心都是雀跃状态,嘴里一溜冒出来些话,边说还边注意着李振洋的神色。


李振洋是出了名的查案快手,李英超在学校就听过他的名号。在他还念高二时候一起高三生连环跳楼案件震惊于市之时,这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在一个月之内成功抓捕主犯。听到消息的时候他就开始崇拜李振洋了,就像偶像,所以专业也很执着的选择了犯罪心理学。


亲戚朋友都问读个虚渺瞎猜专业以后会有什么出路,又不是演电影。李英超也只是笑着说,做梦也好做人也好,偶尔都是要任性一回的。


这下任性好了,刚实习就遇上个大案。


“洋哥,进来看吧,死卧室了。”


李振洋还没给回答就被先进去的陆定昊给叫住了,他对李英超摆摆手鼓励了一句讲的好,就领着他跟陆定昊一块进去了。


尸体躺坐在床上,面部肿胀,青紫色与苍白交织的恐怖感刹不住闸迎面而来。他身上还穿着正装,领带端端正正,一朵娇艳玫瑰已萎搁置在胸前口袋。


李振洋偏头看了一眼后脚跟着的小孩,一挑眉,觉得这小孩还行,只是脸色有些难看,还没吐,比自己当年强点儿。


然而这个一点儿在心里还没感叹完,李英超就捂着嘴出去了。


看来还是夸早了。李振洋想着。


【棣鸿】无关风月/一。

无关风月/一。

影帝鹤×歌王鸿。

唐觉。

王鹤棣听过官鸿的名号,毕竟同属的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新人行云流水照面而过,旧人多的点头见面擦肩之交,没会面也听说,更何况是这么个名头响当的“歌王”。午夜车电台动不动来几首官鸿名曲,一来二去,王鹤棣也就眼熟这么个人了,照片瞧着也就那么回事儿。他自诩流连帅哥丛中身经百战不知多少年头,却在见到官鸿那刻瞬息间哑口无言。

没那么英俊棱角分明,但他的确是好看的,南方温润镌刻进骨子里的好看。

健谈技能点由亮变暗,他说不上来莫名涌起的冲动名为何,也亏是个影帝,才没叫自己办出那种十七八岁小毛孩子见了俊男靓女就口吃的丢脸行径。王鹤棣手一伸,倒真对官鸿来了兴趣,本只虚掩上身的棒球服应声落地,他心叫一声不好,那手撤也不是楞也不是。

官鸿笑了,没多说什么,一个酒窝递出去就弯身给他捡了外套,格外贴心的握上了尚有寒冬三月北方暖气余温的手,唇一启还是饱含笑意。

“我是官鸿。”

“谢谢!”王鹤棣赶忙接了外套半挂胳膊上,微摇交叠的手,“我是王鹤棣,未来这么些天搭戏还请多多关照。”

“是影帝该多关照我啦。”官鸿笑着打趣道,话题至此终结也没再复燃,毕竟也不算特别熟稔,他流转目光到了旁边被众人环绕立体式恭喜的导演,打算上前应经纪人要求说几句客套话。

《拯救》这部剧被业内看好,制作和导演功不可没,官鸿欣喜导演欣赏之余,也对这种无谓的客套略有不屑,怀着就趁现在说几句,之后不必再多言的想法,绕到了导演面前。

“愿拍摄顺利,收视长虹。”

导演笑着挥挥手打趣,“你比我还辛苦,开机仪式马上开始了,和鹤棣一起过来吧。”

官鸿也笑着应了声,转眼去看王鹤棣。只见这位名声颇大的影帝先生如今像个等车的无聊高中生一样,拿起手机玩2048。官鸿莞尔,不知作何评价,只顺了导演意喊王鹤棣同行,没料到还收了句抱怨。

“喊王先生多见外,你随便叫!”

【all黄】tides.暗流。

* tides.暗流.刑侦
* all黄.王黄前任设定。
  
  
  _ Case1.p2
  
  
  “我不知道你死到临头说谎还有什么意义?”
  
  
  叶修似笑非笑地斜睨她,语气是嘲弄,他细长好看的双手不自觉的敲着木桌,咚咚的声响像闷了布的挂钟在倒计时,在耳朵能察觉的范围一点点降低的音量回响在空旷的审讯室里着实令人有点儿毛骨悚然。
  
  
  “你要是真不肯讲实话那我也没招,警方那严刑逼供折磨小姑娘可狠了,你还有一分钟可以思考。”
  
  
  哪儿来的严刑逼供,就会瞎扯,也只能骗骗小姑娘。
  黄少天进门就是一个白眼,对着叶修的话不屑腹诽,他撇撇嘴刚欲落座然,迎面就接了叶修丢来的转移式嘲讽。
  
  
  “哟,少天大大这是划船来的?真快。”
  
  
  “......。那可不,我从太平洋过来的,划了四十五分钟的马路,地都要刨穿了,你们这儿交通可真是不行,堵到我心里不舒服,差不点下车走着来。”
  
  
  黄少天回嘲就坐,微眯了眼睛将外套随手扔在桌子上,恰巧滑到边缘差一点掉下去,准度可以说是刚刚好,他满意地笑了一下,一抬头就正好对上了那静坐女人的视线,那眼里凉意让黄少天没由来的觉得冷飕飕的,就像是十二月穿西装站门外吹着凉风,他惊了一下,收笑凛了神色。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好意思,请你继续思考,思考好了再回答,你在这里的任何一句话都将成为洗脱你罪名的重要证据,抑或是指定你罪名的重要证据。”
  
  
  他吐露一番礼貌的说辞,却只令女人神色微动,她慢慢垂头,手顺势攀上了桌子边缘动作的令人不易察觉,可诡异的是她颈部肌肉异常僵硬,青筋俱显,不得不让人怀疑她脖子是否还能动,黄少天眯了眼,见她脸色心下便打定了想礼貌招供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挠挠脑袋,兀自叹了口气,打算掏出手机给她看实证。
  
  
  “我确定我没有杀人。”
  
  
  她忽然抬头,有些倔强,还是丝毫不肯透露一点线索,她赶在黄少天翻出照片前开口,眼神无明灭闪烁而是坚定,但黄少天不相信这个女人是真的无辜,如若真是无关被波及,那现场的衣服纽扣又作何解释?她能够装像成这样,那想必也是练过门技术了。黄少天挑了眉还没做声,叶修倒是先笑了。
  
  
  “那我要是确定你杀了呢?大姐 ,这是警察局,不是你家。”
   “张晓,我在问你一遍,她戒指究竟是什么款式?”
  
  
  他语意慢慢褪了笑,气势强盛起来,那双手还是不停地敲打着桌面,任凭耐心从指尖点点流走。一双平静的黑眸瞧着她,皱了下眉。
  
  
  “还是说你怎么都不肯招?”
  
  
  “是一枚纯铂金镶钻的戒指。”
  她发声,眼神不转地盯着黄少天。
  
  
  言辞惹得黄少天一惊,垂眼看了下被自己挂成吊坠戴在身上的戒指,与张晓所言如出一辙,他的戒指也是纯铂镶着闪亮小钻的。可那是他母亲的遗物,临走前嘱咐他保管好。
  
  
  不会这么巧的。
  黄少天摇摇头搓下手,半晌才抬眼去看张晓,竟无故在她眼里打量出了许些得意,他动作顿了一下,抿着唇没予作评。
  
  
  她得意什么?得意我的戒指与她很相似?还是说得意警方一定找不到那枚戒指?她会藏的这么隐蔽?戒指没在陈丽身上,那一定是在她家里,但如果两个地方都没有呢?
  
  
  他思考了一下这个情况的可能性。
  
  
  若是这个结果,那么凶手是冲着戒指来的,那就有必要清楚的了解戒指的来源和它到底有什么重要的。
  
  
  黄少天眼神亮了一下。
  
  
  “老叶,去搜陈丽她家。”
  
  
  
  那是一个年久失修的小区,目测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了,那爬墙虎都爬了满墙,一点空隙都没留,没经年累月根本达不到这个效果。叶修拉开了单元门,扑了一鼻子潮味,他皱了下眉,不悦的上了二楼。
  
  
  “我靠,她家味道怎么这么大。”
  
  
  显然不是叶修一个人闻着这个味道头疼,同行的黄少天也受不得这个味道,他用手嫌弃地扇划空气,像是遇见了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讨厌事物。眼里画满了嫌弃,直接开了锁进屋。
  
  
  那股子腐臭混着潮味窜入黄少天鼻腔,有点上脑门,他不适捂着鼻子进了屋。等待着喻文州发号施令。
  
  
  “叶队,你去搜卧室,看看能不能找到相片集,或者收据。我搜主厅,少天你去搜下阳台。”
  
  
  最后落脚的喻文州指着四方开始分配任务,三人便开始分头行动,不同的搜查方向,同样的搜查目的。
  相同的还有。
  
  挂钟摇摆滴答滴答的响声。
  
  
  “队长,你猜猜我找到了什么?”
  
  
  
  
  
  
  
  
  
  
  
  
  

【all黄】tides.暗流。

* tides.暗流.刑侦流
* all黄.王黄前任设定。
  
  
  _ Case1.p1
  
  
  “伤口很深,直观三厘米,割伤在右颈动脉,右臂六道伤口,深度在1-1.5厘米之间浮动。左臂三刀,伤口都不到一厘米。初步可以判断凶手是个习惯于左手做事的人。而刀伤排列不整齐,像是为了泄愤,脸部眼眶骨周围有淤青,鼻骨受重创。”
  
  
  “从血液凝结程度看死亡时间应该是一天之前,已经取了DNA进行对比,死者名叫陈丽,具体报告在叶修手里。”
  
  
  喻文州边忙活着手里的解剖剪边不止地说,他得空时抬眸环视了一圈坐在法医室里的两人,神色波澜不惊。他确保那两人听明白了,才继续手头的工作。
  
  
  那检测详情从他嘴里缓缓吐露又截然而止,念报告语气是毫无感情的,王杰希并未觉得那些伤多严重,直到他翻到现场尸体照片时,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跃于眼前,他才了解死者生前被折磨的多么痛苦。眩晕感领他不适地偏过头去,紧咬下唇。
  
  
  那隐忍的神情倒是惹得喻文州发笑,他刚轻咳一声,就迅速转移了注意力,还未等王杰希反应他就留了个背影给他,开始仔仔细细地观察这具尸体,那目光炙热到快要把那尸体的皮肤灼开,却在没发现特别之处后失望地垂眼。
  
  
  还是不对劲,他不死心地翻弄着尸体的胳膊。终于,他在她手部瞥见了端倪 。
  
  
  喻文州将那只手抬高至白亮刺眼的灯光下,方便他能看清那细枝末节之处。果然如他所料,在她无名指上有一个一个微不可察的印痕。那是常年戒指卡在手上才会留下印子,这样一看,那戒指尺寸似乎偏小,并不适合她的手。
  
  
  他疑惑的皱眉,脑里盘旋的是被逮捕回局的女人的证词,她的神情像是没在撒谎,可是却都与事实有冲突。
  
  
  “文州。”
  
  
  叶修突兀地出声,吓了沉浸在深度思考的喻文州一跳,他放下那手礼貌地转头看向叶修,微微一笑。
  
  
  “等下少天会过来,刚才给他打了电话,他似乎还在睡觉。让你们旅游都在查案子也是天意,还是点子背。”
  
  
  他将报告递给王杰希的同时跟喻文州说着,见他微笑着点头就再没回应,不免挑眉问着,“你不会被这女人迷了魂吧,现在这情况都能笑出来。”
  
  “不,你看看她左手无名指,那上面有常年戴戒指的痕迹,可是她无配偶,常年单身。”
  
  他笑吟吟地招呼叶修来看,向左侧了一步给他让了位置,叶修便也如他所愿从软乎地沙发上起身,凑近了去瞧,果然如喻文州所言,那指根处微有凹陷。他咂咂嘴,眼眸一转,若有所思地起身走出法医室,转脚去了审讯室,一言未发。
  
  
  等到叶修把法医室门关上时,王杰希才回过神来,他思索着喻文州刚才那一番话,思绪如乱麻一样缠成一团,字句间的矛盾像是怪物的尖牙一样硌在他心上。他眨眨酸涩的眼睛,合上了那只被阅读了一半的报告。
  
  
  “他发现了什么?”
  王杰希问着靠在摆放台边上的男人。
  
  而喻文州只是默声。
  他不知道叶修打的什么算盘,只能静待叶修的动作,他无奈地皱了眉,看着表上因心里作用显得速率更快的秒针转动。
  
  
  “我靠B市这个交通状况真是太令人痛心了,这哪是坐车过三条街,这分明就是划船过太平洋!”
  
  
  喻文州心之所想的人儿立马出现,像魔术表演的大变活人。
  
  
  黄少天清亮的声线擦着门缝坠进了沉默的结界,他刚半脚踏进门,便开始吐槽B市惨不忍睹的交通现状。他身上沾了夏天酷暑的气息,一头金发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安分的掠跳,那双眼睛虽是不满与急切,却在看到王杰希时蓦然沉了下来,恢复了一片清明,他顺势住了嘴朝王杰希打了个招呼,自然无比地伸手拿过躺在他腿上的报告。
  
  
  王杰希点头回应,起身给他搬了条凳子,他动作僵硬,整个人显得不自然极了,他背着他在心里叫了一声少天,分了一丝余光给他。
  
  
  他小虎牙露出了尖尖,那双杏眼专注地盯着报告,他进入状态从来都是十分迅速,这点是他那出名高强分析能力实行的基础。
  
  
  他很有能力,但是最近可能因为他的能力而忙的出头了,瘦了不少。
  
  王杰希这样想着。
  
  
  
- tbc
  
  
 

【叶黄】梦中梦。

  #梦中梦。
  #叶黄 。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算个HE吧。
  
  -
  
  他很久没有做梦了。
  在海的边上。
  咸湿的海风扑面而来,卷起点细沙拍过脚背,正迎烈日,他微微阖起眸子,抬手挡了一下,余下的光透过指缝偷溜出来,打在眼窝处,格外漂亮的金色瞳孔转了下,仔细琢磨着该往那边走。
  
  他还是迷路了。
  可是在恍惚间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还有他的声音。
  
  “少天儿,我在这里。”
  那人朝他挥挥手,勾唇一笑,颔微扬示意他走过来,细细碎碎的光和海浪的波纹盛在那人眼里,摄人心魂。
  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他撇撇嘴应答出声,抬手抚弄了一下头发,不顾形象的朝他脚边一坐,把玩沙子。
  “你也坐啊别站着,站着多累啊是不是。”
  “哟,站着一会儿你就不行了?”
  “我靠靠靠你以为我是你这种体质吗!我可是天天锻炼身体的好不好,只是这太阳太大了我晒得头晕我才坐的!又不是累了。”
  他自顾自嘟囔着,却也发现了那人想要搂上他腰的手和一双深邃的眸子。
  
  那人离得很近了,呼吸都拍打在他脸颊上,他弯了弯眸子,替他做完了他马上就要做的事情。
  亲吻。
  拥抱。
  然后沉沉睡去。
  
  -
  
  “黄少天,和我在一起吧。”
  
  他是十八岁的模样,帅气的脸庞还带着点青涩的意味,虎牙露出尖尖的头,他咧唇一笑,点点头。
  “好啊。”
  
  语气却是难过的意味,不急不缓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怕是个梦吧。
  叶修不会跟自己在一起的。
  他微垂下眸,手按上了那人刚给自己带上的戒指。水色的宝石,漂亮极了。
  像海一样。
  
  -
  
  他醒了,在海边,在那人的怀抱里。
  “老叶,和我在一起你是不是超开心啊,我长得帅还会说话,做饭还好吃,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说不过道理呢我都懂,一辈子这么过就很好了对不对?”
  
  那人没有应答,只是抽回手看了他一眼,默默起身,点了一根别在耳朵上的烟。
  
  有些事情日积月累是会形成很大怨念的。
  比如。
  他的关心则乱。
  
  “黄少天,我要走了。”
  
  -
  
  他醒了,在海边,没有在谁的怀抱里。
  海边的风冷冷的,刀刮一般蹭过他脸庞,他没有言语,像是失了魂魄。
  他早就跌进了那人布下的陷阱里,像是流沙,挣扎着痛苦着却又无可奈何。
  他喜欢那双深邃的眼睛,就像喜欢水色的宝石和蓝海一样。
  
  今天来了,伴着朝霞与流光。
  
  他没有任何顾忌地往水里走,凉意沁透心底,清澈如镜的海水没过了脚背,腿,臀,腰,胸口,脖子,最后是他金色的眼睛,像是海中日一样。
  他怕那人冷了,所以他张开手臂,像个天使一样给了那人一个尚有温度的怀抱。
  
  可他只是个溺水的人。
  
  所以他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他已经住在了他遐想已久,坠入深海的那个人的心里。
  
  - END
  
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我觉得我发上去会挨打。
  

#第十二年

#叶铭/解曜

没什么嗝儿可以打,我说了,之前几年我在,未来的几年我也会在。
现在是第十二年,距离第十三年还有365天。
朝朝暮暮,我们一起度过。
不倦。

书中人是梦中人,梦中人是心上人。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好久不见

十二.
雨落千载共白头.

一个正经无比的全职语c群宣

欢迎来到我们这个联盟
我们和外面那些普通的群不一样
下面是我列出的五条你应该会喜欢我们的理由
1.我们相处和睦,战队氛围近似原著
2.我们可以发疯也可以正经
3.我们包容你的一切不懂事,但触及底线的事,我们一律严格要求直接送走
4.我们群内日常欢脱自然,每天至少上皮两小时
5.我们群刚清完人,空皮多很多,不管你是战队里的主力还是透明,都不会被忽视
另外,还有你应该做到的五个标准
1.对你披上的皮负责,不允许太过崩皮的举动出现
2.请假改皮私戳管理,不允许自己做决定
3.尊重每一位选手及这个游戏,三观不正者一律不收
4.日常在线,较为活跃,暑假一周清一次人,开学不清,有事者请假
5.接受不了群规者自退
最后,祝您玩的愉快

门牌号:230999324

#黄少天生贺 仅此一个吻还远不够。

  #叶黄
  #叶铭/解曜
  #小甜饼
  #黄少天十七岁生日快乐
  
  仅此一个吻还远不够。/
  
  夏天无非是很热的,热到让人心发赌,黄少天抬手随意地扇了两下风,控诉着。
  “我去了队长你什么时候修空调啊?这么热的没空调待不下去啊。”
  “少天 别急,我叫了人过来,大概马上就来修了。”
  
  真的叫人来了。
  不过叫来的这人有点复杂。
  
  黄少天看着倚在门框口对着他就是一口烟的男人,复杂写了满脸。
  “我去为什么是你啊?”
  “不欢迎?”
  随口一扯皮,也没等他说要进就自顾自进了门。
  
  “手残啊你们这儿没空调?”
  扑面而来的热气让叶修不适,上楼流的汗液从额角滑至下巴。
  他有些不解在三十多度温度下还不开空调的举动,抬眼问着喻文州。
  
  “空调坏了。”
  见来人是叶修,喻文州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神色,嘴角笑意更甚,他起身准备走人,却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坐下的叶修。
  “还热,少折腾。”
  
  “你话真多。”
  叶修瞥了他一眼,对着杵在门边的黄少天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在喻文州刚好关门的瞬间勾住他脖子轻吻上去。
  
  夏天真热。
  可是仅此一个吻还远不够。
  
  
  /这是一个短打我瞎写的因为没有时间写长篇就开始捣乱了。 凑个热闹。
  少天儿十七岁生日快乐。
  我爱你。/